全部商品

    朗格怀表

     朗格超复杂42.500型号怀表是朗格一次经典的创造传奇,这款怀表才用了复杂的工艺,在选材方面也是非常讲究的,都是才用一流的贵重金属来完成整个怀表的构成.

    朗格这款古董怀表因夹板上的产品编号42.500而得名,根据档案记载,朗格这枚怀表拥有可能是朗格表厂史上最复杂、最罕有、最具历史意义、同时只此一枚的机芯。其内部装配了包括一个大自鸣和一个小自鸣的装置、三问报时装置、配备分钟盘及飞返秒针的双秒针定时器、万年历及月相显示,共833枚零件

    一百年后,你最爱的那块表会变成什么样子?2001 年,一块朗格的古董怀表回答了这个问题。它于1902 年以相当于一幢豪宅的价格售出,镌刻得美轮美奂的金表壳依稀能看到它当年的风采,打开之后却让人震惊。机芯有如“废物堆积场”,残破的零件,锈迹斑斑,破损的机芯只能让人猜想它的原貌,唯有八片式珐琅彩表盘却奇迹般地完整无损。珐琅就是这样一种传奇的材质,可以历经百年而不磨灭。

    白色珐琅表盘与同样古老的手工雕花表盘一样,记录着机械工艺并不发达的年代,欧洲人对美的追求。人类早期的文明,其实就是一个不断探索,摆脱黑暗的过程。为了让怀表看上去赏心悦目,首先要让它白起来。在找不到其他更好方法的情况下,早期的制表大师们只好选择烧制十分困难,但却无比细腻、持久的白色珐琅来装饰表盘。

    珐琅表盘不仅仅是物以稀为贵,以娴熟的手工工艺方能达成的纯粹的白色也表露了某种古典的情怀和贵族情结。从简单中透出优越感,从纯粹中展露高贵。尽管其他材质的表盘更平易、更现代、更便于量产,但和白色珐琅盘相比总感觉是种艺术上的倒退。

    进入到20 世纪中叶后,这一古老传统并没有随怀表时代的结束或者其他替代工艺的出现而终结,不过却已如当代社会中贵族的数量一样稀少。正所谓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白色珐琅表盘,注定不是飞入寻常百姓家的俗物。在它那看似无欲无求的外表下,有着如古玩、象牙一般令人望而却步的身价。它不再像旧时代那样,只属于生下来就高高在上的一少部分人。而是待价而沽,等待被品位独特,懂得欣赏白色珐琅的淡极之美的精神贵族所发现。

    如今只有极少数的手表还在使用白色珐琅盘,它们无一例外,都是出自有着悠久历史传承和高贵血统的制表世家,比如宝玑百达翡丽雅克德罗、朗格、江诗丹顿、美耐华(万宝龙旗下)......也只有这些有着深厚历史积淀的品牌才能与纯粹的白色珐琅表盘相匹配,不会给人以牵强附会、附庸风雅的感觉。

    朗格表史上超复杂怀表42.500

 

推荐腕表

    相关搜索

    • 品牌资讯
    • 手表资讯
    • 网站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