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下单

再减100元

恭喜领取100元现金劵

0:30am-8:00am下单使用

已领取过

0:30am-8:00am下单使用

真正称得上寿与天齐的腕表!机械机芯配珐琅盘的腕表

作者:万哥内容来源:网络时间:2015-11-26
[导读]曾几何时,暴富们的钱太多,随身带着几百万现钞买表,走进表店又要买最贵最复杂的表,然后手痕脚痒,没学懂所有调校知识就把复杂表左扭右玩,不到三分钟,表把梗住了,那些亿万年历和超神级太阳真时不动了,或陀飞轮不转了,或三问叮叮叮不响了。拿回品牌代理,维修费用暂且不计较,等上三个月半年是等闲事,人生有几多个半年呀。市道下滑,心情才懂平静下来,真正拿着表仔细欣赏当中雅气。也可能年近半百,见过不少表,开始不容易为什么超复杂功能神魂颠倒。
目录
  • 1  珐琅彩绘史
  • 2  什么是珐琅
  • 3  Miniature、Champleve、Cloisonne
  • 4  大明火珐琅

曾几何时,暴富们的钱太多,随身带着几百万现钞买表,走进表店又要买最贵最复杂的表,然后手痕脚痒,没学懂所有调校知识就把复杂表左扭右玩,不到三分钟,表把梗住了,那些亿万年历和超神级太阳真时不动了,或陀飞轮不转了,或三问叮叮叮不响了。拿回品牌代理,维修费用暂且不计较,等上三个月半年是等闲事,人生有几多个半年呀。市道下滑,心情才懂平静下来,真正拿着表仔细欣赏当中雅气。也可能年近半百,见过不少表,开始不容易为什么超复杂功能神魂颠倒。一切回归基本,一块珐琅表盘原来可以是一枚表的神髓所在;论及技艺,简单一块珐琅表盘,当中制造之艰难和冒险程度绝对不下于三问表。即是说,一块可以千年不变色的大明火珐琅表盘,本质就是一种超珍贵的复杂。

珐琅彩绘史

复杂功能走到一个极限,近年品牌都有返璞归真的倾向,把重心转移在表壳物料和表盘粉饰之上。要知道再漂亮的机芯打磨,表盘更是日夕相对的一块腕表脸容。施展浑身解数计有PIAGET(伯爵)的玻璃微砌马赛克、CARTIER(卡地亚)的花瓣嵌贴、CHANEL(香奈儿)的金线刺绣,到HERMèS(爱马仕)新鲜出炉的水晶工艺,甚至JAQUET DROZ(雅克德罗)一块极考烧制功夫的两层大明火珐琅纯白表盘,都在带起爱表者对表盘材质考究的潮流。提及珐琅(Enamel)的历史,那是一种源自中古世纪拜占庭帝国的古老技艺,比机械表更悠久。最早的考证,考古学家曾经在塞浦路斯的一个古墓内,挖掘出六枚饰有珐琅彩绘的指环,经考证是属于公元前十三年的珐琅制,及后陆续发现珐琅彩分别应用在珠宝首饰和在宗教对象上。到十五世纪时,欧洲艺术家开始用珐琅来作画。直至十七至二十世纪初,珐琅的踪影开始遍布艺术品和宫庭用具,珐琅彩座钟和袋表也开始兴盛起来。

什么是珐琅

英文一句“glass on metal”,最能解释何谓珐琅彩(Enamel)。珐琅彩是由珐琅釉经高温烧制而成,要制造珐琅釉,首先要具备一些基本物质例如二氧化硅、碳酸钠灰、硝酸钾等,这些物质原是透明或半透明的。至于珐琅釉会呈现什么颜色效果,则有赖之后混进不同的氧化金属,例如加入氧化钴会呈蓝色,加入氧化铬会有绿色,加入氧化金会变成红色,加入氧化锡会变白色等。制成后的珐琅原本是粉状,可用筛子筛在金属面上直接使用,但大部分珐琅均含有对人体有害的物质,为了方便作画,加水或油调和后使用较安全。珐琅釉涂在金属表面后,会送去窑炉加热烧制,或以火枪等加热。

Miniature、Champleve、Cloisonne

现时在表盘常见的珐琅艺术主要分为微绘(Miniature)、内填(Champleve)和掐丝(Cloisonne)。当中以微绘(Miniature)难度最高,工匠先要在金属表盘铺上一层釉,然后便以微绘方式油上珐琅彩,每扫上一层便需要烧一次,待珐琅彩稳定后才加上第二种颜色的珐琅彩再烧,如是者的过程大概维持至少十遍。内填(Champleve)则讲究雕技,雕出图像的坑纹,再注进珐琅彩然后拿去烧制,故有人说法叫做雕刻珐琅。掐丝(Cloisonne)在表面上,以金丝勾画出图案,再分别注进珐琅彩,由于掐丝不涉雕刻,填满的珐琅彩会形成凸面,必须在烧制后进行打磨工序。一般来说,珐琅表盘大约会用摄氏600至800度的温度来烧制,其中以微绘珐琅和掐丝珐琅的温度相对较低

大明火珐琅

明白了珐琅,那么何谓大明火?grand feu其实是法文,转成英文是great fire,顾名思义要用熊熊烈火,把表盘烧过死去活来,温度大约是摄氏800至1200度之间,比一般的珐琅表盘高上100度以上。由于珐琅面盘需要多层烧制工序,首先工匠先要将以铜、银、金或合金所制成的胎体(base plate)略为屈曲至微拱状,目的是平衡烧制时金属的惯性收缩,然后于表盘撒上珐琅粉末,再把胎体置于摄氏800度以上的烧窑内,烧制时间约数十秒至1分钟不定。由于珐琅在烧制过程中会收缩,因此工匠需要反复涂上珐琅釉料再反复烧制,让胎体的厚度质感达至适当程度,再经历三至十回摄氏800度以上的大火焙烧至珐琅玻璃化(vitrification)为止,才能炼成明亮、具独特光泽与透明感的色彩。如果制作的是纯色表盘,烧制工序完成后,珐琅彩绘师会于表盘上以手工绘制计时刻度与时标,再经焙烧一次便告完成。

由于大明火珐琅的温度较高,窑烧次数也较多,不稳定因素和冒险程度更大,故此烧制难度凌驾一般珐琅。有人说造一块完美无瑕的大明火珐琅表盘,九分是珐琅师的手艺与经验,一分是运气;个人认为比例该是七三。因为每一次窑烧的过程中,珐琅会因应烧制时间及温度产生不同反应,更有机会龟裂,令整面表盘报销,所有工序得重回起点,这便是大明火珐琅表产量特别稀少的原因。纵使陀飞轮复杂难造,但表匠只要跟着设计图,按部就班把零件安装打磨,还有高科技之助,总会有完成的一天;但一枚大明火珐琅仍然依赖硕果仅存的手工艺,任你如何小心翼翼,始终存在三分运气主宰表盘的生死。尤甚构图愈复杂颜色愈丰富的作品,对于工匠来说考验愈大。JAQUET DROZ(雅克德罗)曾说过他们的enamel dial,要成功造成一枚,几乎就有十九枚要废掉。制造过让收藏家争破头的珐琅妙品的珐琅大师Anita Porchet,她就不讳言在烧制珐琅过程中经常感到泄气。她也坦白承认,现今的珐琅水平实在难以超越十九世纪时期的水平,原因就是最简单的慢功出细货,那时的工匠可以花上一整年,全心全意制作细致的珐琅作品。

一般表盘经过时日洗礼,有可能已经不一样,可能氧化可能变色可能脆裂。而一块珐琅彩表盘或大明火珐琅表盘,其本质坚硬、不透气及不渗水,其色彩可说永不褪减蒸发,作品面貌可以保存数百甚至上千年。所以我会说,大明火珐琅有接近永恒的意义,原则上在它完成一刻,巳经注定留芳百世。机械表本来就是只靠杆杆、齿轮、螺丝就可一直运行,只要有零件提供便可永续维修,如果配上大明火珐琅表盘,一枚机械手表才真正称得上寿与天齐。

猜您喜欢



点击下载【万表网客户端】,更多手表资讯轻松掌握!
已有0人评论,共7人浏览
标签珐琅
评论
已有0条评论,共7人参与
呵呵嘻嘻哈哈泪挖鼻Shi心
验证码:CAPTCHA
本文相关单品更多
    瑞士手表维修保养-万表网名表服务中心简介
    新闻排行图片排行评论排行

    万表网名表商城 版权所有 2008-2016 ICP备案证书号:粤ICP备09108738号 网监备案:4401060103141

    Copyright 2008-2016 WWW.WBIAO.CN.LTD ALL RIGHT RESERVED.

    欢迎来到万表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