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万表
  • 万表商城APP
  • 万表微信服务号
服务专线

服务专线:400-883-2688

外呼号码:020-83931899

甄选四个拥有珐琅工坊的钟表品牌给大家赏析

作者:万哥内容来源:网络时间:2015-12-22 13:59:01
[导读]为了能够让大家更好地了解瑞士各大钟表品牌的珐琅钟表制作 我们对四个拥有自己珐琅工坊的品牌宝珀 雅克德罗、江诗丹顿与雅典进行了参访,使我们对于珐琅钟表市场和品牌珐琅工艺的制作有了更深的了解。
目录
  • 1  甄选四个拥有珐琅工坊的钟表品牌
  • 2  BLANCPAIN(宝珀) 烈火中练就的全能珐琅技艺
  • 3  JAQUET DROZ(雅克德罗) 珐琅的美学态度
  • 4  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 传统珐琅工艺的坚守
  • 5  ULYSSE NARDIN(雅典) 溶于血液中的珐琅艺术

为了能够让大家更好地了解瑞士各大钟表品牌的珐琅钟表制作,我们对四个拥有自己珐琅工坊的品牌宝珀雅克德罗江诗丹顿与雅典进行了参访,使我们对于珐琅钟表市场和品牌珐琅工艺的制作有了更深的了解。如果我们撇开钟表,珐琅也是一门独立的艺术表达方式,这种方式可以像油画一样进行绘画,亦可以像珠宝一样对首饰进行装饰。珐琅这门艺术形式在经历了历史一次又一次无情的磨砺后,貌似最后还是在钟表业的帮助下才得以保存到今天。我们这次参访的品牌珐琅工坊,工作人数从一人到六人不等 规模也有大有小,但是相同的是不管从商业的考量还是对于传统艺术的尊崇它们对于珐琅工艺都是十分的重视。为了能够更好地适应各种环境的变化,各个钟表品牌也进行了集团化、全球化、工业化的改变,不得不承认这种变化是带来了一些负面的影响,但是恰恰也是这些变化拯救了珐琅这门艺术。相比于日内瓦珐琅依靠钟表业得以继续的发展,法国的利摩日珐琅就没有如此幸运,现如今在全球市场上几乎无人问津。所以我们如果说是瑞士的钟表业拯救了珐琅艺术是一点也不为过的。

 

甄选四个拥有珐琅工坊的钟表品牌

 

这次我们甄选了这四个自己拥有珐琅工坊的钟表品牌,去瑞士进行了独家的参访。当然,由于我们的参访时间正值欧洲的假期,所以有些品牌也没有能够参访到 通过这四个钟表品牌的珐琅工坊,我们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每个品牌对于珐琅工艺的追求是不尽相同的。有的品牌坚守传统,也有的品牌追求创新,无论是坚守还是创新这都推动了珐琅艺术能够更好向前发展。这些品牌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珐琅艺术,甚至是认识了制作珐琅的大师们,并且重新点燃了市场对于珐琅钟表工艺的需求。我们也希望大家能够通过越来越多的接触珐琅作品与报道,自己对于珐琅艺术的品味和认知能够得到提升,在这个珐琅钟表百花齐放的市场上,能够练就一双火眼金睛。

 

BLANCPAIN(宝珀) 烈火中练就的全能珐琅技艺

 

BLANCPAIN(宝珀)在传统雕刻工艺上的不断追求,早已得到了大家的广泛认同。虽然BLANCPAIN(宝珀)的珐琅工坊才刚刚开始组建不久,但是由于珐琅师对于多种珐琅技艺的掌握,也创作出了极具中国古典艺术特色的珐琅孤品。我想凭借着BLANCPAIN(宝珀)在艺术创作上的丰富经验,在即将到来的巴塞尔表展上,一定会在珐琅表上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

1.珐琅工作台

2、3、4.珐琅盘样品;5.神秘珐琅大师

我们又一次来到了BLANCPAIN(宝珀)位于日内瓦附近的高级制表工坊,这次我们不是采访那位BLANCPAIN(宝珀)知名度极高的雕刻大师Marie-Laure Tarbouriech,而是另一项BLANCPAIN(宝珀)高级制表工艺—珐琅工艺。说到BLANCPAIN(宝珀)的珐琅工艺大家可能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它的Villeret系列的纯色珐琅表盘,也许有人还因为同样一块Villeret珐琅表仅仅因为颜色的不同而价格却大相径庭,去研究是不是因为颜色而工艺更加复杂。陌生是因为哪怕是在品牌的官方网站上,我们也只能找到对于零件装饰和雕刻工艺的介绍,并没有对于BLANCPAIN(宝珀)珐琅工艺的介绍。我想对于BLANCPAIN(宝珀)珐琅的介绍要分两个部分,首先第一个部分就是大家众所周知的Villeret纯色珐琅表盘。如果大家读了之前那篇“为珐琅正名”的文章,可能就会对于BLANCPAIN(宝珀)所介绍的单色珐琅产生疑问,因为宝珀所介绍的单色大明火珐琅烧制工艺温度都在1,000度以上,如果按照之前所介绍的珐琅表盘,金属胎面在如此高温下早已熔化。通过和品牌的沟通我们了解到,下面的胎面确实不是金属材质,而是一种BLANCPAIN(宝珀)研制的特殊保密材质。既然是一个密不外传的技术,我们也可以展开无尽的想象,比如说有没有可能是一种陶瓷类物质?在这里我们所说的BLANCPAIN(宝珀)大明火珐琅和广义的珐琅就要区分开来,由于它不是金属胎底,我们可以理解为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陶瓷上的釉。第二个部分就是我们所说的传统珐琅表面,由于这个领域对于BLANCPAIN(宝珀)来说还是一个刚刚开始发展的领域,所以在官网上的高级制作工艺中并没有和雕刻工艺一起出现。准确地说BLANCPAIN(宝珀)从三年前才刚刚开始恢复传统珐琅工艺的制作,并且只制作孤品,这也是宝珀品牌对于制作传统珐琅作品的要求。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只有一位为BLANCPAIN(宝珀)专门烧制的珐琅大师,他熟练地掌握各种珐琅技术,每一件珐琅作品都是他亲手从头到尾独自完成的。在这次专访中,我们也看到了少有的几件珐琅表盘样品,因为制作的都是孤品,一经完成就会马上送到客人的手中,所以真正的珐琅盘面不是已经到了客户手中就是还没有制作出来。BLANCPAIN(宝珀)也正在对于珐琅作品的风格进行各种尝试,当然其中也包括浓浓的中国元素,比如梁山伯与祝英台等等。我们也期待在明年的巴塞尔表展能够看到更多BLANCPAIN(宝珀)精美的珐琅作品,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JAQUET DROZ(雅克德罗) 珐琅的美学态度

 

在追求复杂机械的同时,JAQUET DROZ(雅克德罗)也在珐琅制作工艺上不断的创新。独特的象牙白色表盘在超过一千度以上高温的烧制后,再经过微绘师运用颜料在上面进行微绘创作,最后造就了一枚枚拥有JAQUET DROZ(雅克德罗)独特美学色彩的表。

1.融入珐琅装饰的唱歌小鸟

2.珐琅摆陀;3.采用多种珐琅工艺的艺术表款;4.微绘颜料(非珐琅);5.象牙白表盘

JAQUET DROZ(雅克德罗)作为最早销往中国的瑞士机械钟表品牌之一,它那巧妙的机械设计和引人入胜的美学设计,使当时的达官贵人如痴如醉,也因此在那个年代JAQUET DROZ(雅克德罗)生产了不少专门面向中国市场的钟表。时至今日,JAQUET DROZ(雅克德罗)依旧保持着那种对于美的追求,这种追求同样也体现在它的珐琅钟表上面。

这次我们参观了JAQUET DROZ(雅克德罗)位于拉绍德封的珐琅工坊,工坊位于五年前刚刚建成的JAQUET DROZ(雅克德罗)制表中心内,不管是从软件还是硬件上都使得珐琅师们能够更好地进行珐琅艺术的创作。在这个由五人组成的珐琅团队中,每个人都在雕刻、珐琅烧制、微绘技艺等各方面有着自己的专长,有的人专门负责象牙白珐琅的烧制,而有的人负责在珐琅盘面上进行微绘创作,可以说JAQUET DROZ(雅克德罗) 的每一件珐琅作品都汇聚了每一位珐琅制作师的心血。每当看到那一幅幅生动的微绘作品出现在JAQUET DROZ(雅克德罗) 特有的象牙白珐琅盘面上的时候,我想任何人都会被它的美所吸引。在JAQUET DROZ(雅克德罗),珐琅艺术也和其他的工艺很好地融为一体,比如说在机械玩偶的艺术创作上用珐琅工艺使得场景更加生动逼真,在珐琅工艺中加入3D浮雕的设计,这也让JAQUET DROZ(雅克德罗)的每一件作品都与众不同。同时我们也了解到,雅克德罗也在传统珐琅制作的基础上做了很多技术上的创新。比如说我们在之前提到过珐琅的胎盘都是金属的并且在烧制过程中不能超过一千度的高温,JAQUET DROZ(雅克德罗)通过多年的研究自己研制出了一种特殊的胎底,既能够很好地固定住珐琅又能够在超过一千度的高温下进行烧制。同时为了能够克服一件微绘珐琅的制作周期动辄上百小时的制作周期和破损率高所带来的极高成本,JAQUET DROZ(雅克德罗)在象牙白珐琅盘面上进行微绘创作时,运用了非微绘珐琅原料的另外一种漆料创作出那一幅幅惟妙惟肖的微绘作品。我们可以看到,JAQUET DROZ(雅克德罗)不仅仅一直追寻着品牌一直坚守的美学态度,同时也不断在技术上与艺术上进行创新。大到能够书写文字或者表演魔术的机械玩偶,小到手腕上欢快鸣叫的小鸟,JAQUET DROZ(雅克德罗)一次又一次不断挑战着极限,给人们带来不断的惊喜。

 

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 传统珐琅工艺的坚守

 

坚持传统的珐琅工艺,与独立珐琅师的合作从未停止,尤其是Anita运用微绘珐琅艺术呈现出了多件让人过目难忘的珐琅精品。与此同时在品牌自己的珐琅工坊内工作的两位珐琅师也在不断尝试运用掐丝珐琅和内填珐琅的技法使得那些美丽动人的画面停留在腕间。

1.珐琅色块

2.珐琅样品;3.正在制作的掐丝珐琅盘;4.工作台;5.艺术总监Christian Selmoni

在为数不多的自己拥有珐琅制造工坊的钟表品牌中,江诗丹顿算是最早建立珐琅工坊的品牌之一。虽然这次参访江诗丹顿制表总部正值欧洲假期,两位珐琅师正在休假,但是我们也有幸见到了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的艺术总监Christian Selmoni先生,并向他了解了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在珐琅钟表制作方面的相关情况。

从九零年代开始,尽管市场上几乎没有对于珐琅钟表的需求,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还是没有停止对于珐琅钟表的制造。虽然数量极少,但这至少表明了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对于传统珐琅工艺的保护,同时也使珐琅艺术在几乎无人问津的年代能够得以存活下来。我想现在大家对于Anita Porchet女士这位当今最优秀的微绘珐琅大师并不陌生,但是在十多年前,在她刚刚决定专注于珐琅钟表的制作的时候,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便成为了她最早开始合作的几个品牌之一。近几年我们也看到Anita女士与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合作的珐琅钟表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我想这也是源于他们对于传统珐琅工艺共同的热爱与坚守。我们之前也提到了,目前在日内瓦已经没有学校教授珐琅工艺的制作了,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 为了能够让珐琅工艺更好地传承下去,在2004年全新的总部落成时就在着手组建自己的珐琅工坊,并且于2006年正式组建了这个新的部门,这也使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的高级钟表艺术工坊的工艺得到了完善。江诗丹顿一方面与独立珐琅制作师保持着长久稳定的合作关系,例如Anita Porchet女士,一方面,品牌自身的珐琅工坊也对这门技艺的保存和传承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在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的珐琅工坊中,其中一位珐琅师不仅精通内填和微绘珐琅,同时还掌握利摩日珐琅的绘画技巧,这使我们能够有机会在一件珐琅钟表作品上欣赏到日内瓦珐琅和利摩日珐琅两种不同的珐琅工艺。由于珐琅工艺的稀缺性以及制作的难度,它将注定每年只有限量的几只腕表的生产。江诗丹顿在坚守传统珐琅制造工艺的同时,也在追求艺术上的不断创新,比如说在2010年与Anita合作的巴黎歌剧院壁画微绘珐琅作品,就是一次在艺术上的创新,赋予了巴黎歌剧院壁画新的生命力。除了在市场上见到的这些精美的珐琅钟表,江诗丹顿在高级私人定制的腕表中也加入了珐琅的制作工艺,很可惜这些珐琅钟表我们是无法见到的。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将会一直坚守珐琅这种传统的艺术形式,遵循传统的制造方式,让日内瓦珐琅这种精美绝伦的艺术形式一直传承下去。

 

ULYSSE NARDIN(雅典) 溶于血液中的珐琅艺术

 

ULYSSE NARDIN(雅典)拥有一个专业且经验丰富的珐琅制作团队,在传统纯色珐琅、掐丝珐琅、内填珐琅、透明珐琅都制作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珐琅作品,原材料与技法都可以复制,可是这六位珐琅师的丰富经验是无法复制的,他们也是生产出ULYSSE NARDIN(雅典)传统经典珐琅的原动力。

1.内填珐琅打磨

2.掐丝珐琅的四个过程;3.掐丝珐琅制作;4.用石子固定准备烧制;5.燃烧的大明火;6.羊年内填珐琅盘成品;7.透明珐琅&Saint Marco蓝;8.微绘技师;9.微绘的制作;10.颜料墙

从1983年开始,珐琅工艺注定成为了ULYSSE NARDIN(雅典)钟表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那一年Rolf Schnyder先生买下了身处石英危机的ULYSSE NARDIN(雅典)表,由于Schnyder 先生本人对于珐琅艺术的热爱,在他买下ULYSSE NARDIN(雅典)表之后,对于珐琅钟表的研制项目就没有中断过。在1985年,ULYSSE NARDIN(雅典)推出了至今还被人奉为经典的Saint Marco系列珐琅表,其中用于珐琅制作的蓝色被大家亲切地称为圣马可蓝,这也为雅典的珐琅发展史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在上世纪九零年代,市场上对于珐琅钟表的需求越来越少,珐琅面盘厂商所生产出的珐琅面盘质量也每况愈下,同时由于产量的减少他们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修复珐琅古董钟。ULYSSE NARDIN(雅典)也很快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们开始和珐琅制作工厂重新调整珐琅制作工艺,并于2011年买下了历史悠久的DonzéCadrans珐琅表盘生产商,自此ULYSSE NARDIN(雅典)也拥有了自己品牌的珐琅制作工坊。这次收购再一次印证了ULYSSE NARDIN(雅典)对于珐琅艺术的重视,值得一提的是收购之后的DonzéCadrans 珐琅表盘生产商还是保持着相对独立的生产经营权,它不仅仅为ULYSSE NARDIN(雅典)生产珐琅表盘,同时也仍在为诸多品牌生产珐琅盘面。这次我们也专门到访了DonzéCadrans珐琅制作工坊,在这个工厂中有六位珐琅师专门进行珐琅工艺的制作,他们熟练掌握四类珐琅技法:传统白色珐琅、透明珐琅、掐丝珐琅和内填珐琅。通过在参观过程中我们用图片所记录下来的珐琅制作过程,我们可以更加容易地理解一些名词,比如说大家经常提到的大明火珐琅,通过照片我们可以看到在珐琅盘面送入烤箱那一刹那燃起的火焰,在照片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件掐丝珐琅作品从无到有每一步的样子。一个小小的珐琅表盘要经历反复的上色、清洁、烧制等一系列的工序,只要有一步工序出现瑕疵,之前的工作全部作废。我们也看到了,在珐琅工坊中摆放着几个铁桶,里面放的就是这几年来报废的珐琅盘面,有些盘面拿起来几乎看不到什么瑕疵,有可能仅仅是因为一个极其细小的颗粒或者盘面形状上的些许弯曲而报废。虽然ULYSSE NARDIN(雅典)尚未进行微绘珐琅的创作,但是它们也有用颜料进行创作的微绘作品。在参观完珐琅制作工坊后,我们来到了位于ULYSSE NARDIN(雅典)钟表总部内的微绘工作室,我们看到两位微绘技师正巧在制作两幅极具中国特色的微绘定制表盘。她们在微绘创作的过程中,不是简单的100%复制原作,而是根据原作的特点进行相应的调整,使得整幅画面能够更加完美的呈现在那小小的表盘上。

通过这次参访DonzéCadrans珐琅表盘生产商,我们看到了ULYSSE NARDIN(雅典)珐琅表扎实的制作工艺与对于传统的遵循,同时我们也深刻地感受到了珐琅艺术对于ULYSSE NARDIN(雅典)的重要性,它早已经流淌在ULYSSE NARDIN(雅典)这个品牌的血液中。
 

猜您喜欢



点击下载【万表网客户端】,更多手表资讯轻松掌握!
已有0人评论
评论
已有0条评论,共136人参与
呵呵嘻嘻哈哈泪挖鼻Shi心
验证码:CAPTCHA
本文相关单品更多
    瑞士手表维修保养-万表网名表服务中心简介
    新闻排行图片排行评论排行

    客服电话

    400-883-2688

    外呼号码 020-83931899

    选购咨询售后咨询

    • 万表官方微博
    • 万表世界订阅号

    关注领100元现金券

    全球买表 国内保修
    • 万表微信服务号
    • 万表微信资讯号

    每周推送打折促销活动信息

    每日推送手表干货文章

    万表网名表商城 版权所有 2008-2017 ICP备案证书号:粤ICP备09108738号 网监备案:4401060103141

    Copyright 2008-2017 WWW.WBIAO.CN.LTD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