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下单

再减100元

恭喜领取100元现金劵

0:30am-8:00am下单使用

已领取过

0:30am-8:00am下单使用

腕表与电影 如影相随的不解之缘

作者:jinzhong内容来源:网络时间:2013-01-02
[导读]腕表与电影 如影相随的不解之缘作为象征的腕表钟表作为一种象征贯穿着电影的历史。还记得在1923年的无声电影《最后安全》中,哈罗德劳埃德(HaroldLloyd)悬挂在一座巨大的时钟上。来看看更多最近的影片吧:《回到未来...

腕表与电影 如影相随的不解之缘

作为象征的腕表

钟表作为一种象征贯穿着电影的历史。还记得在1923年的无声电影《最后安全》中,哈罗德·劳埃德(HaroldLloyd)悬挂在一座巨大的时钟上。来看看更多最近的影片吧:《回到未来》是操纵时间和运用时间想象的一部杰作。电影《千钧一发》中,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p)从始至终都在使用时钟和手表,因为这部影片本身就是根据“真实时间”而展开。《记忆碎片》和《低俗小说》的剧情则是按照影片中时间展现的方式演绎。

从某种意义上说,电影中的每款腕表都是一种象征–至少代表了演员所扮演的角色。在影片《男伴娘》中,帕特里克·德姆西(PatrickDempsey)几乎在每个场景都佩戴着Jean Richard尚维沙的陀飞轮表。与其说是对时间的陈述,更多地则是对其本人的证明–他是位成功的商人,有能力佩戴这种昂贵的腕表。

在詹姆斯·邦德系列电影中,007总是佩戴一款高雅而又不拘小节的腕表来体现他的性格。在最近上映的《007之大破天幕危机》中,丹尼尔·克雷格(Daniel Craig)佩戴的是一款Omega欧米茄海马海洋宇宙腕表。适逢今年是邦德电影50周年,欧米茄为此特别推出了一款Skyfall限量版海马海洋宇宙腕表。

哈罗德·劳埃德在《最后安全》中

丹尼尔·克雷格饰演的詹姆士邦德佩戴欧米茄

黛安·克鲁格佩戴一款积家

植入式广告

制表商知道,让客户想像自己佩戴一款特殊腕表的最佳办法之一,就是把这只表戴在某个流行电影明星的手腕上。

随着人们对名表的认知逐渐增强,以及品牌腕表对营销和推广的日益精通,腕表在好莱坞露面的次数也不断增加。无论是佩戴在最新大片的英雄(或恶棍)的手腕上,还是在红毯上闪闪发光,这些腕表都已完全做好接受镜头特写的准备。

在最好的植入式手法中,腕表是定义电影角色的关键组成部分。毕竟,这些角色的定义取决于他们的选择:工作、衣服、动作、汽车,当然还有腕表。

植入式广告对电影制片商很有好处,因为它可以分担成本。“无论影片的预算大小,制片人很难为花3万或者5千美元在一枚手表上找到恰当的理由,而且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常常需要不止一只腕表。”道具师Doug Harlocker说道,“因此,使用产品而给其曝光机会就是一种双赢的关系-电影的制作价值提高了,但却无需花费高成本。”

腕表植入的方法举不胜举。许多钟表公司有负责把腕表拿给工作室和制片公司的代理人。有时,制片公司需要与钟表品牌接洽,在某个特殊的项目中使用其产品。有时,产品植入是为了历史的准确性。比如在电影“Pearl Harbor”(《珍珠港》)中,试金石影业公司想要真实的效果,而在二战时期汉米尔顿腕表是美国军方的主要供应商。结果呢,电影最终剪辑时,一个特写镜头给了Josh Hartnett佩戴的汉米尔顿腕表。

另一个例子是欧米茄海马“月球表”,它曾在真正的阿波罗13号任务中发挥作用-宇航员在重返地球大气层时用它给发动机的启动和停止计时。因此,在Ron Howard朗·霍华德执导的“Apollo 13”(《阿波罗13号》)中,这是唯一正确的腕表选择。

一些品牌与佩戴这些腕表的演员关系密切,而在出演一部影片时,演员就可以帮助腕表出现在镜头前(Breitling百年灵的代言人John Travolta约翰·屈伏塔在影片“The Taking of Pelham 123”(《骑劫地下铁》)中就佩戴着他的百年灵腕表)。

在拍摄影片“Ocean’s Twelve”(《十二罗汉》)时,道具师Harloker每天携带至少价值25万美元的手表到场来满足所有演员性格的需要。比如,布拉德·皮特在影片的不同时间分别佩戴过百年灵Emergency,Cronoswiss,白金劳力士,PatekPhilippe百达翡丽和Hermès爱马仕腕表。而George Clooney乔治·克鲁尼在每个场景中都佩戴着一款经典汉米尔顿腕表。Harlocker说,“如果没有厂商的帮助,我不可能给他们提供这些手表。布拉德·皮特在体验过百年灵后,买了半打这个品牌的腕表送给在《十二罗汉》中与他合作过的影星。理想的情况是,演员会喜欢这个产品,在台前和幕后都会佩戴。”

“Julie Julia”(《朱莉和朱莉娅》)及多部影片的服装设计师Ann Roth为自己项目的每个角色挑选合适的手表,可以说是到了挑剔的地步。“为了挑选合适的手表,我常常花费几个小时,而让拍摄现场等候。例如,Ralph Fiennes拉尔夫·范恩斯在‘The English Patient’(《英国病人》)中的角色需要一块手表。他饰演的是上世纪20年代匈牙利的皇室成员,又是皇家地理学会会员,在伦敦和埃及生活过,因此他佩戴的手表一定要与众不同,我必须找到那个人会戴的表。我在伦敦一间二手店找到了它,可是因为需要两只,我就请制表商帮我另制一枚。我特别在意角色佩戴的手表,因为手表传递了太多有关他们的信息。”

“Nine”及多部影片的制作设计师John Myhre约翰·迈尔,对腕表“如何帮助故事讲述的过程”很感兴趣。他说:“手表是定义一个人性格的主要元素之一。我会和道具管理员面谈,然后一起去看所有的手表。为影片挑选手表非常重要,合适的手表会产生完美的效果,就像汉米尔顿在影片‘Amelia’(《艾米莉亚》)中那样。她在现实生活中也佩戴一款汉米尔顿,这太巧了。”

有些植入产品是由演员和工作人员挑选,,有些为此付费,而另一些则是联合营销行为–这要根据影片、品牌以及具体的情况而定。“我们并不以付费或赠送的方式支持植入式广告,也因此被迫谢绝了很多机会,”百达翡丽NA的总裁Larry Pettinelli说。因此,大多数情况下,真心喜爱我们腕表和品牌的导演、制片人、道具师及造型师会联系我们的团队。他们最终决定手表在影片中出现是否会给故事情节或角色增姿添彩。我们精心审查每个机会,只接受那些能反映我们公司的价值观的要求。”

当植入式广告发挥作用时,比公司任何其他宣传都有效。它的影响力更大,因为观众陷入到一部大片的剧情中。

“植入式广告为观众提供了第三方认可,”Pettinelli接着说,“如果它出现在一个有机而且合适的场景,营造的效果就会强化我们的品牌信息。对我们来说,最成功的植入式广告就是当一款腕表成为角色或场景的一个自然组成部分。”

当然也有可能,为电影或电视节目提供并在拍摄中佩戴过的那款手表,尽管众人都有参与,最后并未出现在屏幕上。毕竟,电影剪辑并不专门考虑手表的植入广告,而对于手表来说的好镜头,并不见得能出现在最后的剪辑中。

为电影而生的手表

有些手表,比如Stanley Kubrick斯坦利·库布里克的影片“2001:A Space Odyssey”(《2001:太空漫游》)中的那一款,是特别为影片而设计。汉米尔顿腕表公司受委托设计了这款特别的多时区手表。汉米尔顿从未想过将其投放市场上,因为它(当时来说)过于复杂。2006年,也就是这部电影上映后30年,汉米尔顿终于制作了一个重新演绎这款特别腕表的限量版本。你能猜出限量多少只吗?对啦,就是2001只。

Harlocker回忆说,“为了Russell Crowe罗素·克洛在影片‘Master and Commander’(《怒海争锋》)中的角色,我与Breguet宝玑取得联系,请他们复制一款宝玑在18世纪制造的怀表在影片中使用。他们接受了这项挑战,给我们送来了一只绝对与原物无二的精致怀表,而且没有收取任何费用。结果呢?人们看到那部电影,看到罗素使用那只表。这是一种有力的关联。”

Arnold Schwarzenegger阿诺德·施瓦辛格多次在他出演的电影中佩戴AudemarsPiguet爱彼表,这包括“End of Days”(《魔鬼末日》),“Terminator”(《终结者》)系列及其它影片。爱彼为《魔鬼末日》创制了一款新的Royal Oak Offshore皇家橡树离岸型手表,施瓦辛格甚至参与了这款手表的设计。

汉米尔顿出现于影片2001:太空漫游

终结者佩戴爱彼表

腕表与电影 如影相随的不解之缘

作为象征的腕表

钟表作为一种象征贯穿着电影的历史。还记得在1923年的无声电影《最后安全》中,哈罗德·劳埃德(HaroldLloyd)悬挂在一座巨大的时钟上。来看看更多最近的影片吧:《回到未来》是操纵时间和运用时间想象的一部杰作。电影《千钧一发》中,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p)从始至终都在使用时钟和手表,因为这部影片本身就是根据“真实时间”而展开。《记忆碎片》和《低俗小说》的剧情则是按照影片中时间展现的方式演绎。

从某种意义上说,电影中的每款腕表都是一种象征–至少代表了演员所扮演的角色。在影片《男伴娘》中,帕特里克·德姆西(Patrick Dempsey)几乎在每个场景都佩戴着Jean Richard尚维沙的陀飞轮表。与其说是对时间的陈述,更多地则是对其本人的证明–他是位成功的商人,有能力佩戴这种昂贵的腕表。

在詹姆斯·邦德系列电影中,007总是佩戴一款高雅而又不拘小节的腕表来体现他的性格。在最近上映的《007之大破天幕危机》中,丹尼尔·克雷格(Daniel Craig)佩戴的是一款Omega欧米茄海马海洋宇宙腕表。适逢今年是邦德电影50周年,欧米茄为此特别推出了一款Skyfall限量版海马海洋宇宙腕表。

哈罗德·劳埃德在《最后安全》中

丹尼尔·克雷格饰演的詹姆士邦德佩戴欧米茄

黛安·克鲁格佩戴一款积家

植入式广告

制表商知道,让客户想像自己佩戴一款特殊腕表的最佳办法之一,就是把这只表戴在某个流行电影明星的手腕上。

随着人们对名表的认知逐渐增强,以及品牌腕表对营销和推广的日益精通,腕表在好莱坞露面的次数也不断增加。无论是佩戴在最新大片的英雄(或恶棍)的手腕上,还是在红毯上闪闪发光,这些腕表都已完全做好接受镜头特写的准备。

在最好的植入式手法中,腕表是定义电影角色的关键组成部分。毕竟,这些角色的定义取决于他们的选择:工作、衣服、动作、汽车,当然还有腕表。

植入式广告对电影制片商很有好处,因为它可以分担成本。“无论影片的预算大小,制片人很难为花3万或者5千美元在一枚手表上找到恰当的理由,而且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常常需要不止一只腕表。”道具师Doug Harlocker说道,“因此,使用产品而给其曝光机会就是一种双赢的关系-电影的制作价值提高了,但却无需花费高成本。”

腕表植入的方法举不胜举。许多钟表公司有负责把腕表拿给工作室和制片公司的代理人。有时,制片公司需要与钟表品牌接洽,在某个特殊的项目中使用其产品。有时,产品植入是为了历史的准确性。比如在电影“Pearl Harbor”(《珍珠港》)中,试金石影业公司想要真实的效果,而在二战时期汉米尔顿腕表是美国军方的主要供应商。结果呢,电影最终剪辑时,一个特写镜头给了Josh Hartnett佩戴的汉米尔顿腕表。

另一个例子是欧米茄海马“月球表”,它曾在真正的阿波罗13号任务中发挥作用-宇航员在重返地球大气层时用它给发动机的启动和停止计时。因此,在Ron Howard朗·霍华德执导的“Apollo 13”(《阿波罗13号》)中,这是唯一正确的腕表选择。

一些品牌与佩戴这些腕表的演员关系密切,而在出演一部影片时,演员就可以帮助腕表出现在镜头前(Breitling百年灵的代言人John Travolta约翰·屈伏塔在影片“The Taking of Pelham 123”(《骑劫地下铁》)中就佩戴着他的百年灵腕表)。

在拍摄影片“Ocean’s Twelve”(《十二罗汉》)时,道具师Harloker每天携带至少价值25万美元的手表到场来满足所有演员性格的需要。比如,布拉德·皮特在影片的不同时间分别佩戴过百年灵Emergency,Cronoswiss,白金劳力士,PatekPhilippe百达翡丽和Hermès爱马仕腕表。而George Clooney乔治·克鲁尼在每个场景中都佩戴着一款经典汉米尔顿腕表。Harlocker说,“如果没有厂商的帮助,我不可能给他们提供这些手表。布拉德·皮特在体验过百年灵后,买了半打这个品牌的腕表送给在《十二罗汉》中与他合作过的影星。理想的情况是,演员会喜欢这个产品,在台前和幕后都会佩戴。”

“Julie Julia”(《朱莉和朱莉娅》)及多部影片的服装设计师Ann Roth为自己项目的每个角色挑选合适的手表,可以说是到了挑剔的地步。“为了挑选合适的手表,我常常花费几个小时,而让拍摄现场等候。例如,Ralph Fiennes拉尔夫·范恩斯在‘The English Patient’(《英国病人》)中的角色需要一块手表。他饰演的是上世纪20年代匈牙利的皇室成员,又是皇家地理学会会员,在伦敦和埃及生活过,因此他佩戴的手表一定要与众不同,我必须找到那个人会戴的表。我在伦敦一间二手店找到了它,可是因为需要两只,我就请制表商帮我另制一枚。我特别在意角色佩戴的手表,因为手表传递了太多有关他们的信息。”

“Nine”及多部影片的制作设计师John Myhre约翰·迈尔,对腕表“如何帮助故事讲述的过程”很感兴趣。他说:“手表是定义一个人性格的主要元素之一。我会和道具管理员面谈,然后一起去看所有的手表。为影片挑选手表非常重要,合适的手表会产生完美的效果,就像汉米尔顿在影片‘Amelia’(《艾米莉亚》)中那样。她在现实生活中也佩戴一款汉米尔顿,这太巧了。”

有些植入产品是由演员和工作人员挑选,,有些为此付费,而另一些则是联合营销行为–这要根据影片、品牌以及具体的情况而定。“我们并不以付费或赠送的方式支持植入式广告,也因此被迫谢绝了很多机会,”百达翡丽NA的总裁Larry Pettinelli说。因此,大多数情况下,真心喜爱我们腕表和品牌的导演、制片人、道具师及造型师会联系我们的团队。他们最终决定手表在影片中出现是否会给故事情节或角色增姿添彩。我们精心审查每个机会,只接受那些能反映我们公司的价值观的要求。”

当植入式广告发挥作用时,比公司任何其他宣传都有效。它的影响力更大,因为观众陷入到一部大片的剧情中。

“植入式广告为观众提供了第三方认可,”Pettinelli接着说,“如果它出现在一个有机而且合适的场景,营造的效果就会强化我们的品牌信息。对我们来说,最成功的植入式广告就是当一款腕表成为角色或场景的一个自然组成部分。”

当然也有可能,为电影或电视节目提供并在拍摄中佩戴过的那款手表,尽管众人都有参与,最后并未出现在屏幕上。毕竟,电影剪辑并不专门考虑手表的植入广告,而对于手表来说的好镜头,并不见得能出现在最后的剪辑中。

为电影而生的手表

有些手表,比如Stanley Kubrick斯坦利·库布里克的影片“2001:A Space Odyssey”(《2001:太空漫游》)中的那一款,是特别为影片而设计。汉米尔顿腕表公司受委托设计了这款特别的多时区手表。汉米尔顿从未想过将其投放市场上,因为它(当时来说)过于复杂。2006年,也就是这部电影上映后30年,汉米尔顿终于制作了一个重新演绎这款特别腕表的限量版本。你能猜出限量多少只吗?对啦,就是2001只。

Harlocker回忆说,“为了Russell Crowe罗素·克洛在影片‘Master and Commander’(《怒海争锋》)中的角色,我与Breguet宝玑取得联系,请他们复制一款宝玑在18世纪制造的怀表在影片中使用。他们接受了这项挑战,给我们送来了一只绝对与原物无二的精致怀表,而且没有收取任何费用。结果呢?人们看到那部电影,看到罗素使用那只表。这是一种有力的关联。”

Arnold Schwarzenegger阿诺德·施瓦辛格多次在他出演的电影中佩戴AudemarsPiguet爱彼表,这包括“End of Days”(《魔鬼末日》),“Terminator”(《终结者》)系列及其它影片。爱彼为《魔鬼末日》创制了一款新的Royal Oak Offshore皇家橡树离岸型手表,施瓦辛格甚至参与了这款手表的设计。

汉米尔顿出现于影片2001:太空漫游

终结者佩戴爱彼表

腕表与电影 如影相随的不解之缘

对销售的影响

尽管制表商不愿承认腕表在电影中的出现使销量显著提高,零售商却认为,即便销售没有增加,公众对表的兴趣和品牌意识实有增加。

汉米尔顿多次插入影片中,最成功也最明显的一次就是它们在“Men in Black”(《黑衣人》)系列电影中的表现。这些影片把一款经典的汉米尔顿腕表戴在两位领衔主演Tommy Lee Jones汤米·李·琼斯和Will Smith威尔·史密斯的手腕上。结果呢?这款表成了销售冠军。

零售商说,顾客用电影或主演的名字询问这款表,甚至连品牌都不知道。

下一次你在电影院看电影,或在家看电视,记得注意看演员佩戴的腕表。如果你几乎看不清腕表,很可能就不是植入广告。如果能清楚地看到品牌,而且手表本身被镜头特写,那很可能就是植入广告。

随着手表的受欢迎度和关注程度持续增加,你应该会在电影和电视中看到更多的手表植入广告。

红地毯是好莱坞星光熠熠的制高点-娱乐界的精英在此汇聚-明星们在红地毯上走秀亮相,高端时尚设计师成为聚光灯的焦点。奢侈业的大腕在这个舞台上摆出了全明星阵容来一较高下。现在,制表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集中地曝光于颁奖季节各大盛典的红地毯上。

“黑超特警组”系列影片中出现的汉米尔顿腕表

积家的特别大奖腕表

如何起源

当“你穿戴的是哪个品牌?”成为记者和摄影师的共同的问题时,各大品牌一拥而上争相回答。

时装设计师和珠宝公司最先回应,而腕表亮相的时间要稍后一些。毕竟,女人们华丽和独特的晚装是聚光灯的焦点,而大多数身着礼服的女性并不佩戴腕表。各大腕表公司最近在努力改变现状,让男女明星搭配腕表出席活动。

“问题是女明星们通常都穿无袖礼服,所以不愿在胳膊上戴一只很大的腕表,”瑞士制表商Jaeger-Le Coultre积家的总裁Jérme Lambert说。积家是威尼斯、阿布扎比和圣塞瓦斯蒂安国际电影节的长期赞助商。“我们有美丽精致的腕表,非常适合在红地毯上佩戴。越来越多的女演员们开始考虑腕表,而不再是巨大的钻石项链、手链和耳环,因为腕表的保险风险较低。”

“在男性这一边,越来越多的演员、导演和制片人佩戴我们的腕表,”Lambert继续说道。“积家的认知度越来越高,与创意人士建立了牢固的关系,这就是我们能让腕表走上红地毯的办法。”

HarryWinston海瑞温斯顿也许是与明星合作时间最长的公司了-在1944年,海瑞温斯顿就享有“明星的珠宝师”的声誉,成为第一个为参加奥斯卡颁奖的女演员(Jennifer Jones)提供珠宝的公司。而以珠宝和腕表为代表的红地毯传统,如今依然是这家公司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Chopard萧邦步入红地毯已经有超过15个年头了,从珠宝到腕表,在戛纳电影节最为注目。萧邦的联席总裁兼艺术总监Caroline Scheufele说:“我一直都很爱电影。在1998年,戛纳电影节主席Pierre Viot邀请我重新设计金棕榈形象,因此萧邦成为戛纳电影节的官方合作伙伴。参与这些盛典活动坚定了我们对电影艺术以及精美珠宝和腕表设计的热爱。”

在红地毯上也经常能看到Piaget伯爵的身影。伯爵北美区总裁Larry Boland说道:“伯爵腕表和珠宝一直都是社会名流的最爱,而且我们的品牌与电影和艺术的爱情也经久不衰。明星的佩戴使我们曝光在新的观众面前,帮助吸引新的顾客,并将魅力和兴奋带给我们,加深我们与好莱坞的关系。”

瑞士制表商BaumeMercier名士表几年前邀请Andy Garcia安迪·加西亚、Teri Hatcher泰瑞·海切尔、Ashton Kutcher阿什顿·库彻以及其他一些红地毯常客拍摄了一组广告。名士表北美区总裁Rudy Chavez说道:“这次活动吸引了消费者和好莱坞业内人士的兴趣,并使名士表成为很多人日常生活和参加特殊活动时的首选腕表。而最近,名士表又成为汉普顿国际电影节的主要赞助商。”

除了在全球积极推行广告植入之外,Hamilton汉米尔顿还是在好莱坞和北京举办的“HamiltonBehind the Camera Awards”(汉米尔顿幕后英雄盛典)的官方赞助商。汉米尔顿国际的首席执行官Sylvain Dolla说:“知名男女演员和其他电影专业人士佩戴着我们的腕表来给这些幕后英雄颁奖,进一步对他们的认可给以肯定。明星们前来参加汉米尔顿幕后英雄盛典,是因为他们想支持那些曾经一起共事过的领奖人。”

Bianca Balti比安卡·巴尔蒂与de Grisogono的Fawaz Gruosi

欧文·威尔逊佩戴伯爵表

妮可·基德曼为欧米茄代言

为明星装扮

让明星们佩戴腕表或珠宝有不同的方法。有时,明星自己就是某个品牌的粉丝,因此会主动向品牌提出要求,或者让经纪人/经理/造型师先建立初步联系来代借腕表或者高级珠宝。而另外一些时候,则是品牌主动向明星们伸出橄榄枝。

“我们喜欢为伯爵的朋友着装打扮,”伯爵的Boland说。“我们喜欢为Piaget的明星朋友着装打扮。如果明星提出请求而且我们能够满足的话,那我们肯定答应。其他时候,如果我们被某个明星的演技所折服,或是我们觉得他们能够演绎我们品牌的理念,那我们就会让他们知道伯爵乐意提供赞助。

跟演员和明星合作并非易事,因为众所周知他们要求苛刻,而且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当客户挑选一件高级珠宝或一枚精致腕表时,他们在寻找十分意义和独特的东西,”海瑞温斯顿总裁Frédéricde Narp说。“这是他们自身的延伸-他们的个人风格,品位甚至舒适度-所以要寻找真正特殊并适合的东西。这种亲密又极为个人化的方式,让我们可以给合作明星提供最完整、最顶级的海瑞温斯顿体验。”

有些公司会准备专门的套房,供明星或代理人前来挑选准备佩戴的腕表或珠宝。而另外一些时候,客户们会品牌在洛杉矶的办事处或专卖店来挑选。

Grisogono钟表与珠宝公司的总裁Fawaz Gruosi说:“比如在戛纳电影节上,明星们喜欢到我们在Martinez酒店的套房亲自挑选,而其他时候,他们的造型师会过来查看整个系列并挑选几个款式。”

广告植入红地毯对销量有作用吗?没有具体的数据,但总体意见是肯定有助于提高知名度,而这些广告置入也无伤大雅。

伯爵的Boland说:“当一位大明星佩戴我们的腕表或珠宝露面后,对我们的需求通常都会立即增加。明星还能引领时尚。当Rihanna蕾哈娜在音乐电视‘Take a Bow’中佩戴了经典黄金伯爵Polo腕表后,这款腕表立刻大受时尚主编和其他明星的青睐。”

Boland继续说道:“在红毯上佩戴的腕表有时是暂借,而有时则实际是明星自己购买的。一旦有明星佩戴过伯爵的腕表或珠宝,他们通常就会爱不释手,从而买下它。”

出于手表公司的努力,越来越多的演员、导演和制片人都在走红毯时佩戴腕表。

Boland补充说:“红毯上男士的趋势是经典和永恒。这就是你又看到好莱坞主流男星又开始戴起正装腕表。男演员们选择纤薄优雅的正装表来使自己的造型完美。在颁奖季节,我们的BlackTie系列和Altiplanos系列极受欢迎,因为他们很低调,而且插到燕尾服袖子里也很方便。”

裘德·洛佩戴萧邦表

埃曼纽尔·施莱琪佩戴名士表

哈里森·福特在汉米尔顿幕后英雄盛典颁奖仪式上

腕表与电影 如影相随的不解之缘

演员代言

只要明星一直是明星,他们就与销售产品有关。名士,TAG Heuer豪雅,Roger Dubuis,积家和Breitling百年灵等许多公司都积极使用演员代言。

Omega欧米茄总裁Stephen Urquhart解释:“欧米茄的形象代言人担任着重要的角色-他们赋予品牌价值一个真实的脸孔。因为我们的代言人通常已经取得了国际性的声誉和成就,所以他们能使在全球建立对欧米茄即刻的认知-而这是传统营销渠道所望尘莫及的。我们的企业文化喜欢明星,与那些不仅知名而且才华出众、热心公益的明星合作是我们营销策略关键的一部分。”

“我们自然可以引用与詹姆斯·邦德合作这个成功的案例。每次新电影上映时,我们都会目睹对影片中007佩戴的Seamasters腕表重新的关注。当然,我们既有詹姆斯·邦德这个人物,也有饰演他的演员丹尼尔·克雷格来作代言人,所以我们与特许权之间有很强的纽带。”

TAG Heuer豪雅也成功地使用演员,比如Brad Pitt布拉德·皮特,Cameron Diaz卡梅隆·迪亚兹和Leonardo Di Caprio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等。豪雅的首席执行官Jean-Christophe Babin说:“购买奢侈腕表不光是购买一件产品,也是购买一个梦想。相关的代言人有助于围绕特定范围创造一个宇宙,一种生活方式和一个成功的故事。”

他补充说:“演员和明星帮助我们吸引更广泛的关注,并让品牌与他人区分开来。一本杂志里广告的页数加起来可能有50页,能脱颖而出就很重要。当然,根本的第一步是腕表的设计,但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或卡梅隆·迪亚兹这样著名的偶像就会使它更特殊,在消费者的脑海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围绕他们还会发生故事,以及有关的报刊评论。最终,在出席盛典时,明星散发出魅力光环,营造出一种很体面的感觉。”

以前,豪雅采用过体育明星当代言人,这使它作为运动表品牌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豪雅觉得这种做法限制了品牌实现更大的潜力。“因此我们决定使沟通更为均衡,在代言团队中增加了布拉德·皮特。他在Carrera系列发展为偶像的过程中居功至伟。现在莱昂纳多和卡梅隆在做着同样的事。有了他们,我们今天可以说不再是一个运动品牌,而是一个源于运动的奢侈品牌。”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为豪雅代言

卡梅隆·迪亚兹为豪雅代言

劳力士导师Martin Scorsese与门生Celina Murga

在电影方面的其他努力

Montblanc万宝龙对电影更为关注,近期举办了“Beauty of a Second”(一秒之美)短片大赛。万宝龙于2011年发起这项活动,邀请参赛者提交一段表现生活之美的1秒长的短片,以强调时间的价值,以及万宝龙“书写时间”的精髓。

为了进一步提高在电影和媒体领域的知名度,汉米尔顿与世界各地的电影学校合作,向还未就业的作家和导演宣传汉米尔顿。作为提供资金购买设备的条件,汉米尔顿让这些学生拍摄短片,在官方网站和推广活动中使用。

在2009年,汉米尔顿开始与日本的大阪传播艺术学院合作。另外,他们还与瑞士日内瓦的韦伯斯特大学及世界其他主要传播学院合作。

Rolex劳力士创意推荐资助计划也一直跟电影有关。曾经参与过该计划的一些杰出代表有Martin Scorsese,张艺谋,Walter Murch和Stephen Frears。[请参看本期杂志Pierre Maillard撰写的关于创意推荐资助计划的文章]

你可以确定,这意味着与娱乐界更亲密的交往。

可能你还想了解:豪雅手表标志伯爵BLACKTIE系列欧米茄陀飞轮手表爱彼经典系列爱彼手表排名

 

点击下载【万表网客户端】,更多手表资讯轻松掌握!
已有0人评论,共266人浏览
标签
评论
已有0条评论,共266人参与
呵呵嘻嘻哈哈泪挖鼻Shi心
验证码:CAPTCHA
瑞士手表维修保养-万表网名表服务中心简介
新闻排行图片排行评论排行

万表网名表商城 版权所有 2008-2016 ICP备案证书号:粤ICP备09108738号 网监备案:4401060103141

Copyright 2008-2016 WWW.WBIAO.CN.LTD ALL RIGHT RESERVED.

欢迎来到万表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