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

表壳定义

表壳有如人体的躯壳,它除了直接呵护手表的“内脏”,同时很大程度地决定了手表的各项性能指数,例如:防水度、防尘性能、防磁性能、抗震性能……,另外,表壳还掌控着手表主体的外观造型。

表壳分类

表壳的分类,通常是依据材质来划分,比较常见的有:不锈钢表壳、钨钢表壳、陶瓷表壳、钛合金表壳、铝质表壳、铜表壳、锌合金表壳、塑料表壳等;另外,不太常见的还有木质表壳、铁表壳、纤维表壳、纯银表壳、纯金或K金表壳等。

如果要依据表壳的款式来分类,则有:圆形表壳、方形表壳、桶形表壳、鹅蛋形表壳、……

CYS表壳介绍

瑞士库尔沃的诞生地哈瓦那,而19世纪末的古巴哈瓦那素有“加勒比海明珠”的称号,曾是拉丁美洲最繁华的都市,一度以奢华、顶端的艺术品而享誉全球,汇聚了大量的知识分子,冒险家和商人遍地的豪华酒店、赌场,私人豪宅和花园。

每一枚库尔沃里面都住着一个灵魂,它或优雅复古,或简约经典,又或者复杂耐人寻味。库尔沃的设计融入了温暖的复古元素,包括表款色调、设计、以及整体风格。其中表壳更是采用了50、60年代的大牌老表款甲壳虫表壳设计,质感十足,更贴合腕部的同时,每一个细节都渗透着优雅和复古和浓郁的拉丁风情,在过去连爱因斯坦、海明威、丘吉尔等等这样的社会名流都曾被库尔沃深深吸引。

表壳加工

一个表壳的加工工序分三部分:

1 机器加工,也就是切削,切削包括,车,铣,钻和CNC加工技术,精确度比较高。

2 磨房加工,磨房主要是用来加工外观的,打磨是高档表的核心技术。要求经验丰富。

3 最后一个就是包装,主要就是装配,打玻璃,打圈口,巴管,按的,重点是要做到防水效果。

研磨是表壳加工最重要的工序。一款品牌手表,不单单需要成功的设计,而且还要经验丰富的打磨技术。没有哪个顾客会要求售货员,打开表底,拆散整个表来检查。影响他们最直接的因素就是外观,也就是设计效果和研磨效果。

不同的材料在打磨方法和工艺上都有一定的差别。一款表壳他的加工工艺都是由:粗磨——精磨——抛光(打砂或都喷沙),另外打磨用的材料比较多,也比较杂。需要一定的技术和方法去完成。

研磨好以后有的需要电镀,不用电镀的就先清洗,QC检查,然后到包装部装配,就是全手工或者借助工具和模具完成.....

机器加工

车床:车是一种切削方式。刀具不动,放有工件的主轴转动。圆壳用的比较多,方壳有的时候使用特别的夹具,也可以做到用车床加工。现在都用CNC加工,在钟表行业用的车床有以下几种,车床仔(完全由手控制),油机(使用广泛),CNC车床(属于精密机械)进行切削加工前必须检查来胚是否OK,余量够不够,有没有偏心,鹅蛋。尽早将问题发现在源头。当在源头发现问题时,有些问题是可以解决的。

开粗:圆形壳一般有粗胚和精胚,这里要看生产企业的收货标准来确定工序流程,一般是看有无偏心情况,没有偏心可以撑师傅位(来胚的玻璃位或者开面位)先开粗司孔,之后再反过来开粗开面位和面平。如果有偏心就用四方索头索大细身位,先车开面位,再车司孔。

精车:车床一般加工玻璃位,开面位,司孔位,车牙或者底子口,耳底,耳面,配圈的有面子口,(防水表“O”令位,“O”令坑和玻璃位“I”令坑要求准)。为了方便以后打磨加工,耳底耳面一定要注意刀纹要幼,经常试磨。

方壳和异形壳:这种类型的表壳主要是采用雕刻机,仿形机,电脑锣,CNC进行加工。随着近两年CNC技术的普遍化,有很多公司做中高档货都有CNC。

钻床:最主要的是做巴孔,按的孔,耳孔,穿耳孔,技术要点在于孔的大小,高度控制,套装要试配头粒。

研磨加工(粗磨,精磨)

粗磨:就是将壳上面的胚纹和其它部门加工后的部位要磨透。开粗是最重要的环节,开粗质量的好坏,对货期和后面的工序都有着及大的影响。所有厂的磨房,精磨和抛光都是一样的,主要不同是就是在开粗这一环节。开粗在大多数厂里都是用麻轮和光机开粗的,其实还有很多开粗的工具和方法可以利用。有些厂的磨房熟手最多也就是二十几块钱一天,但却可以磨出名表级的品质,就是因为那些公司做了很多的打磨夹具而不是单纯靠员工的手势和经验。粗磨要求:保证线条明显,形状和尺寸要控制好,不能磨累了,要打磨透。

精磨:是把工件磨亮。精磨一般都是在马达上进行的,设备比较单一,也没有什么夹具,这个工序主要是靠员工的手势和经验。如果开租好的话,精磨这边就比较容易做,效果也比较好,不容易磨累,可以保持线条感。

进行打砂或者抛光:有些厂里对要打砂的壳,是先喷沙后然后再打砂,有些是先打上粗砂,然后再用细一点的磨料,重新打砂。这两种方法各有各的好处和缺点。打砂分为直砂,圆沙,和太阳砂。打砂也可以做夹具的,我见过一款自动打太阳砂的机器。抛光就没有什么了,大部分厂都一样,没有什么不同的。还有一种喷砂,有些打磨不到的位置就做成喷砂的。

包装

表壳抛光

作为表壳表面的工艺,基本上有两种:抛光的和拉砂的,或者两者兼有,修磨手表表壳上的划伤,也要按照原来的工艺去做,大面积的毛道类的磨损,比较好办;但是若有比较深的硬划伤,就要麻烦些,因为无论是抛光或者拉砂的手法,都不足以磨去这样的划痕。

微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