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下单

再减100元

恭喜领取100元现金劵

0:30am-8:00am下单使用

已领取过

0:30am-8:00am下单使用

超薄腕表:演绎着高级制表技术的标杆

作者:万哥内容来源:网络时间:2015-08-03
[导读]雷达超薄腕表“厚积薄发”一词完美地诠释了独特的东方智慧,它源自苏轼的《杂说送张琥》——“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先贤常说做任何事情都要“徐徐图之”,经过长时间、有准备的积累,怀着一颗平常心,然后一点点地去做事情,方能把一件事情做好,也是“厚积薄发”的意思。由这个词想起今年4月,一部挺火的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

雷达超薄腕表

“厚积薄发”一词完美地诠释了独特的东方智慧,它源自苏轼的《杂说送张琥》——“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先贤常说做任何事情都要“徐徐图之”,经过长时间、有准备的积累,怀着一颗平常心,然后一点点地去做事情,方能把一件事情做好,也是“厚积薄发”的意思。

由这个词想起今年4月,一部挺火的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不同于美国大片的劲爆,它很“平静”,电影由“婚外情”、“代孕”等众多话题交织,但聪明的导演并没有让它们碰撞,而是让话题支撑话题。这让看惯劲爆场面、离奇剧情的观众们耳目一新,也让这部片有了“厚积薄发”的大家风范。

制表不简单:厚积薄发的超薄表历史

当然我们不是为了谈片子,就在4月,电影的男主角吴秀波被伯爵表请来西安做活动。应邀前往,除了正红的男主角外,我更关注的是伯爵的表款。活动带来了不少佳作,其中有伯爵专为西安打造的Piaget Polo Tourbillon Relatif表款,还有其他一系列的产品,但吸引我的还是伯爵的超薄系列腕表

伯爵在超薄腕表制作领域可谓颇有建树,这与其百年制表历史休戚相关。100多年前,在大雪皑皑的冬季,当瑞士侏罗山区La Cote-aux-Fées小村的人们畏缩在自家火炉旁闲谈时,19岁的Georges-Edouard Piaget却在自家的农庄里全神贯注地研究钟表制造技术,就是这个毛头小伙子为伯爵的百年辉煌奠定了基础。1911年Timothée Piaget接管伯爵,励精图治后,伯爵的质量得到了业界的认可,诸如欧米茄卡地亚等品牌也开始采用伯爵机芯。奢华与精准,渐渐成为了伯爵的品牌标志。

如果伯爵惯性地发展下去,那么到现在,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土豪”,而历史的前进总需要一两个人物的推动,随后伯爵家族Gérald与Valentin的出现,让伯爵在超薄制表领域独领风骚。

在20世纪上半叶之前,无论是怀表还是腕表都十分“厚重”,而Gérald与Valentin则标新立异地着力于将机芯的尺寸变小,以及采用更加新颖的造型来展示腕表的美感。戒环表、金币表、超薄腕表等作品相继问世。机芯和腕表的超薄化进阶之路,让伯爵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也开启了一场制表业的革命。

提起复杂腕表,我们常常把“陀飞轮”、“万年历”、“计时码表”等表款挂在嘴边,其实超薄腕表算是最低调的“复杂腕表”了。单从外表看,超薄腕表其貌不扬,惟有从侧面才能了解它的独特之处:厚度比普通腕表薄了很多。这在一般人看来没什么大不了,但对机械表构造有所了解的人知道,其技术含量最高的地方就是超薄机芯。机械表机芯由“原动系统”、“传动系统”等几大系统和几十甚至上百个零件组成,要将这么多的零件组合在一起尽量超薄化,还要保证正常运转,是一件非常不易的事情。一般来说,手动上弦的机芯厚度在3毫米以内叫作超薄机芯,而超薄自动机芯的厚度则在5毫米以内。

1958年,伯爵推出了历史性的产品,成功地研制出了厚度仅有2.3毫米的12P机芯,成为当时世界上最薄的自动上链机芯。将成百上千的机芯零件加工得薄如蝉翼,并完美地啮合在一起正常运转,没有长年累月的技术储备是绝对达不到的,用“厚积薄发”一词来形容超薄腕表的制作实在贴切不过了。

伯爵的西安活动中,我有幸与伯爵中国行政总裁慕容韬先生交流,期间我问到中国市场就像一块大蛋糕,很多品牌都在激烈地争抢一杯羹,伯爵有什么优势?他微笑地回答:“我们上百年来追求的是品质和创意。一直坚持这个原则,静下心来把事情做好,而不是花太多时间去考虑竞争对手在做什么。”仔细想想,做好一件事,真是需要厚积薄发,徐徐图之。

其实超薄腕表并不是伯爵的“专利”,早在百年前,积家就推出了厚度仅为1.38毫米的机芯,并搭载经过特殊设计的表壳,整体厚度只有4.05毫米。虽然采用手动上链,但1.38毫米的厚度足以让积家名垂青史,要知道一元钱硬币的厚度也在2毫米左右。

表面上看超薄表对制表师的加工技艺要求高,好像是件技术活,实质上它牵扯到一个国家的金属冶炼、工业加工等多项技术,可以说是一个国家工业体系的整体展现。因为机芯不但需要缜密的组合计算,还需要零部件具有相当的强度和精密加工,稍有差池就会影响正常运转。

相比起来,国内的机械表呢?之前有个朋友经常抱怨他的国产机械表偷停,待把表打开来发现有两个齿轮啮合得不好,稍有外力震动就会影响机芯运转。这款腕表还是国内比较知名的品牌。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许多国产品牌越来越懂得市场运作,但要得到消费者的真正认可,还得靠令人信服的质量。在机械制造这条路上,我们还要好好地补补课。

积家超薄表款的发展史还蕴藏着巨匠伟人一段惺惺相惜的佳话。在20世纪初,积家由雅克-大卫·勒考特(Jacques-David LeCoultre)(1875-1948年)掌舵领航,在他的领导下,积家成功地登上了国际舞台。而其力主开发的产品之一,就是在当时不被看好的超薄表款。当时工业家埃德蒙·耶格(Edmond Jaeger)向瑞士制表商提出打造全球最纤薄机芯的要求,被大多数厂商否决。勒考特却慧眼识珠,预见腕表的轻薄化日后必定风靡。勒考特和耶格于1903年首次见面,二人一拍即合。勒考特促使积家开始研发超薄机芯。1907年,积家表厂推出17法分的Lepine 145型机芯,其1.38毫米的厚度打破了当时的记录,成为当时最薄的机械装置,意义重大。甚至毫不夸张地说,时至今日,这枚机芯仍是同类别中最纤薄的。

人类社会进步的原动力就在于不断的竞争与发展,正是各大品牌的不断“攀比”,才使得瑞士的钟表业百年来傲视世界。1946年制表巨头爱彼推出了一款厚度仅有1.64毫米的超薄手动上链机芯,且随后又在这款机芯的基础上,于1953年推出了Cal.2003镂空超薄机芯。超薄机芯原本十分精细,还要在其上再度镂空加工,实属不易。因为夹板的材质达不到冶炼要求,就承受不了机芯运转的强度,而加工工艺不过关的话又会造成夹板和其他零部件的损坏。

其实做到“厚积薄发”的不仅仅是机械表,老牌的瑞表厂商对石英表超薄化的兴趣也十分浓厚。1976 伯爵7P机芯问世,为当时最细小的石英机芯,10年后EAT推出了Elegance Calibre 210,其机芯的厚度甚至不足1毫米,令人咂舌。

进入新世纪,制表厂商在腕表轻薄化的道路上不断努力,还将新的材质用于超薄腕表的制作。雷达表就在2011年推出了由精密高科技陶瓷打造的True Thinline系列腕表,腕表部件全部经过重新设计,整个表壳最薄仅4.9毫米。如今雷达、精工也推出了厚度在1毫米左右的石英机芯。

当然,石英表做薄要比机械表做薄容易,而且从收藏和升值的角度,机械的超薄表款具有天生的优势,肯定比石英超薄腕表的潜力大一些(采用贵金属打造的石英超薄表款除外),超薄石英表时下多被当作时尚配饰来定位。

不管怎么说,超薄腕表绝对是高级制表技术的标杆,它衡量了一个品牌甚至是一个国家的工业加工和制造实力。我始终记得和慕容韬先生的那次聊天,“我们一直坚持这个原则,静下心来把事情做好,而不是花太多时间去考虑竞争对手在做什么。”这不正是我们老祖宗恪守的“厚积而薄发”的精髓吗?

猜您喜欢



点击下载【万表网客户端】,更多手表资讯轻松掌握!
已有0人评论,共7人浏览
评论
已有0条评论,共7人参与
呵呵嘻嘻哈哈泪挖鼻Shi心
验证码:CAPTCHA
瑞士手表维修保养-万表网名表服务中心简介
新闻排行图片排行评论排行

万表网名表商城 版权所有 2008-2016 ICP备案证书号:粤ICP备09108738号 网监备案:4401060103141

Copyright 2008-2016 WWW.WBIAO.CN.LTD ALL RIGHT RESERVED.

欢迎来到万表网
×